公司新聞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走進協暢 -> 公司新聞

浙西游記

2018年6月3日伴隨著4點50的鬧鈴,時隔N年后的早起,一番洗漱后和公司全員一起坐車去人民廣場找旅游團集合。6點50左右到達人民廣場,清晨的市中心空氣非常涼爽,三三兩兩幾個早起的人,完全有別于白天的擁擠熱鬧。及至早上7點半,旅游團其它人員悉數到齊,我們便開始出發,車程300分鐘,開始了公司為期2天的浙西游。
 
導游姓莊,是個大約50來歲的先生,人很風趣,好為人師,注意這里的“好為人師”是褒義,喜歡拉東扯西的講些自己的見聞和觀點。車子開動后他給全車人按報團的順序編了號,我們正巧是10號。他大概介紹了下第一天的行程:中午抵達昌化住的農家樂-九龍山居后,用過中餐便去漂流和爬山。由于漂流會打濕身,所以需要帶換洗衣物,漂流點有換衣間和供租用的儲物柜。莊導說,可以把換洗衣服以外的東西放在農家樂自己住的房間,但是先去爬山還是漂流需要到時看一下哪邊排隊的人多,漂流時不能隨身帶任何東西,但是可以不用租3元一個的儲物柜,東西都交給他看管就好。
 
于是問題來了,由于事先沒辦法知道先漂流還是爬山,我沒有先換上漂流穿的泳衣,只能揣在包里,結果到景區交通點后了解了情況導游臨時決定先去漂流,我匆忙去洗手間換好了衣物,結果還是遲到了,全車人都在等我。導游黑著臉,雖然沒有沖我發火,卻連累全公司被說遲到。而此時又由于大家初來乍到,完全沒明白應導游所說的把換洗衣物放在大巴上的步驟,集體將隨身物品帶到的漂流換洗點,導游一人沒法看管,于是最終Fairy、leo、Jack三人放棄漂流,留下幫忙看管行李,順帶在岸上幫大家拍照——論把事情提前交待清楚的重要性。
 
漂流是兩人一組坐一個小氣船,小氣船不大,扁橢圓狀,人直接面對面坐在船底,底部三個橫欄,兩頭供坐時欄著屁股固定坐姿,中間一根放腳,手張開搭在船邊,邊緣有兩個拉手,人坐進去后還能露出小半個背。
 
漂流起點是一處平灘,所有船都擠在這等候出發,活像“下餃子”。“餃子”船們要想盡辦法到達“泄洪口”才能開始真正的漂流,我和我的拍檔“大哥”余被水送到的離“泄洪口”最遠的地方,不幸誤入“戰區”,被同樣擱淺的陌生人們用五元錢水瓢澆了個透心涼,還沒開始便已濕透全身。
 
“大哥”余脫下她十元錢現買來的拖鞋當漿,趴在邊緣奮力左右亂劃,船在原地直打圈,我笑個半死,回頭便看到了水池邊緣的防護繩,繩子一路伸向“泄洪口”,于是跟“大哥”余奮力扯著粗繩一路擠向“泄洪口”。

“泄洪口”約有兩米高的落差,坡度有些陡,我們拉緊氣船邊緣的拉手一憋氣,小船便從上面跌了下來,水花濺起一米多高,全撲入船中,瞬間便漲滿了整個船艙;我們被涼涼的山澗水一激,直打了個寒顫,還沒反應過來便一路尖叫,順著渠道往下漂去。
 
期間遭遇多起陌生人用水瓢“攻擊”,浪打全船,卻完全沒有東西可以將滿船的水舀出去,慶幸中途遇到一對60來歲的夫妻,溫柔親切,將帶早餐的飯盒借與我們舀水自救,然而不過一秒,下一個急坡一到,水便瞬間滿船;我自暴自棄的對“大哥”余說,就這樣吧,權當我們是泡了個360度全景天窗的露天浴好了。“大哥”余看著自己泡在水里的大長腿說:“看看看,我的腿好白好長,我游起泳來肯定很美”,然后便大笑著做雙腿擺動狀,我笑倒在氣船里繼續全身雞皮疙瘩地泡涼水浴。
 
終于到達終點后,我們看到了等在岸上的Fairy,“大哥”余揮舞著她半道撿來的破瓢喊道:“哎哎哎,快幫我拍照”,然后在勇士一般從小船上站了起來,擺了一腿個大步向前,半身前傾的夸張動作,雙手大開,“耶”了一聲,我默默地轉過了被水沖洗得連親娘都可能不認識了的臉。
 
上岸后簡單沖洗了下,換過干爽的衣服,便坐車去爬山,拍照,6點多回到住處。吃過晚飯,在大廳簡陋的KTV設施下當麥霸嚎了幾首歌后便結束了第一天的行程。
 
第二天游覽大明山,莊導介紹說海拔1400多米,全是臺階,爬上去會非常累,而且沿途并沒有任何風景,風景全在山頂,所以他建議我們坐纜車上去,留足夠的時間在山頂觀光,然后再走路下山。Ivy曰:下樓梯有傷膝蓋,不贊成走路下山,而大家都覺得第一天并沒有感到疲勞,精力充沛,于是一致決定要爬上去。而來自平原地帶的Aimi和Juju兩人覺得爬山并不是自己所長,決定聽從莊導的建議,纜車上山。
 
早上7點半,我們到達景區,青山郁郁,空氣清新得像洗過一樣,深呼吸一口,感覺連肺都被徹底清洗了一番。
 
在一片斗志高昂的氣氛中,Doris幫大家買好登山杖,便人手一根地一起坐上了去爬山的小巴士。小巴士在九曲十八彎的盤山公路上飛馳,一路甩尾漂移,感覺像是在拍國產《頭文字D》。
 
到達爬山點后,我們從小巴士下來一看,果然見一條長長的階梯隱在茂密的山林間,一路蜿蜒向上,山比較斜,想抬頭看一下山頂,視線卻被面前的樹木檔住大半,看不到盡頭。大家停下來合影,合影后,便開始爬山。剛爬出不過百來米,我就覺得大腿開始沉重,再往上便覺像灌了鉛一樣,又重又酸;而莊導只留給我們一個半小時的爬山時間,途中不能停歇甚至不能停下來拍照;
。
奇怪的是,越向上爬竟越覺得沒那么難受了。我看著身邊同事慢慢超過我,便索性慢下來邊休息邊欣賞風景:往上的石階如一條蛇蛻癱趴在山林間,在茂密的樹林中時隱時現,四周是連綿不絕的郁郁青山,滿眼全是逼人的綠;途中飄起了細細的毛毛雨,小得像是山林間蒸騰出來的水汽一般,整個人像在浸在一個天然的SPA館中,全身衣服都起了細小細小的水珠,涼涼的,沁人心脾。
 
反應過來時我已是獨自一人,我想起老王還在后面,便停下來等等她,半晌不見人影,便扯開嗓子沖著山下喊,山中卻是全無回音,只得打了個電話喚她趕緊跟上來。不多時她跟Kimi一前一后出現在我眼前,而此時,Doris已經在群里呼喚:快到山頂了,加油。
 
爬不過多時,便見到第一座吊橋,懸在山的半腰之間,建得很是結實,但到底還是有點晃悠,我快步走過吊橋,往上爬了幾步,低頭便看到Fariy被kimi和Honey攙扶著僵硬地一步一步從吊橋那頭移過來,看那模樣,是有比較嚴重的恐高。我想起有研究說過,恐懼是一種刻在人類基因里會遺傳的情緒,很多恐懼都是天生的。我沖慢慢走過來的Fariy道,恐高是可以克服的,從哪里跌倒便從哪爬起來,多過幾次也就好了。
 
話音未落,舉頭便看山頂就在上方,而在山頂的兩山之間,有一座更長更高的吊橋橫亙其間。聽后來Fariy講起,她再過這座橋時,反倒已經沒那么害怕了。我見她后來還發了在那吊橋上拍的照片,果然是淡定許多。
 
爬到山頂后我們在懸空走廊遇到了莊導,他表示萬分驚訝,他完全沒有想到我們一群瘦弱的小姑娘,竟花了不到1小時的時間便爬了上來,尤其所有人還精神奕奕,完全不見一絲疲態。Aimi和Juju便決定也不服輸,挑戰自己,毅然決定步行下山。
 
莊導帶著我們游覽山頂,進入萬米礦洞,山洞里非常陰冷,我們一路高歌權當做熱身。莊導特意在礦洞一處裂開的縫隙處停下來,縫隙像是電視里常見的“一線天”,大概一米寬不到,破開山體,露出外面灰蒙蒙的天空,透進來些許天光。莊導指著這處說:這里當時是個鎢礦,這個礦洞便是當年為了將開采山體間的鎢礦并運出去而用人力鑿出來的,這處“一線天”便是當時的整條鎢礦礦脈,已經被人采走,留下這像被哪位神仙一刀破開的山體“傷痕”,讓人不得不對勞動人民的智慧和辛苦勞作感到欽佩和震驚。
 
穿過萬米礦洞,再走過一段路,便是山頂之上的大明湖,當然不是瓊瑤奶奶筆下的大明湖。這里的大明湖與其說是湖,倒更像是我老家建在山上為干旱時引水澆田用的水壩,不大,水倒是很藍,留了幾張合影后便買票坐索道下山了。
 
下山吃過午飯,便坐車踏上了歸程。一路大家比較勞累,都靠在座位上睡著十分香沉。
 
兩天的行程,除去路上來回的10多個小時,真正在游玩的只有一天的時間,但是非???,體會到很多事情也許并沒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樣困難,可能路途會有些遙遠,但沿途的風景和最終達成目的后的成就感足以讓那些困難都變得不值一提,就像以為自己不能爬山的Juju和Aimi,下山的路卻走得比誰都快,甚至我們還在山上時他們已經等在山下的咖啡廳了;就像一開始讓人攙扶著才能過吊橋的Fairy,到最后卻能克服恐懼在千米高的索橋中央大笑拍照;更像是在那科技和工具都相對落后的舊時代,人們卻能憑著雙手和粗簡的工具鑿開整個山體,開采出現在都覺得驚詫的“一線天”。不由聯想到在生活和工作中,似乎也有些事情是一開始覺得好像不可能,但一步步走做下去,卻漸漸覺得也并不是那么困難,及至最后完全解決,最終自己收獲滿滿的成就感,贏得同事和客戶的感激和信賴。
 
生活充滿無限可能,走出去,能看看好山好山,與陌生人親切問候;生活也充滿著挑戰,要相信自己,腳踏實地勇于實踐,終能看到成功。
 
                                                                                                                      Solar 記



上一篇:
下一篇:展望
  微信關注  © 2010 360彩票走势图表3d. All rights reserved.  ICP08004860